谁觊觎我的衣橱

来源:情书网 时间:2020-12-23 23:51:35 责编: 人气:

“亲,我要去香港几天,把你的衣服借我两套穿好不好,我想去那边带四套衣服,只借两套,还有两套我穿我自己的。好不好嘛?求你了?就你那件白色衬衣,还有那个香奈儿的裙子。”看着已经翻开来的衣橱,心想“看来人家早就计划好了,只是在给你个通知。”在闺蜜扯衣角撒娇卖痴下,我不痛不痒的答应了她的请求。

于是一场女人们都乐此不疲的试衣大会上演了。发呆地看着床上不断堆积起来的衣服,我的思绪也开始飞的很远,突然间心头涌上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,似厌恶,似生气,似夹杂着鄙视……

我有一大癖好,就是有钱了就花,大手大脚,而且花的最多的就是衣服上面。我可以每月吃很少的零食甚至是不吃零食,但是绝对不会吝啬于每月给自己买一套新衣服。因此,跟同居闺蜜的衣橱里,我的衣服就占了五分之三。如果我在某一天跟某个朋友抱怨一句“啊,又没衣服穿了!肿么办?”此时的我绝对会换来n记杀人的眼神。

如果说花钱是我的第一大癖好的话,那么,不喜欢跟别人穿同样的衣服是我的另一大癖好。我很厌恶跟别人穿雷同款的衣服。大学时期的室友姐妹服曾一度被我私底下深恶痛绝,但是碍于情谊,还是不得不偶尔穿穿。我也很厌恶穿别人的衣服,最最厌恶的就是别人穿我的衣服。

我对衣服的喜新厌旧情绪有着绝对的热忱。我可以在前一天还对一件衣服很是钟情,但是在隔天甚至是之后的几个月几年里,我都会在它忘在某个角落里,只有在整理衣橱的时候才会发现,“诶,我原来还有这样一件衣服啊,我都忘记了”,或是朋友提醒一句“诶?我记得你之前有一件……的衣服,怎么没见你穿了?”

一件衣服,我从不在一周内穿出超过两天,一月内我从不穿重一套衣服。我热衷于拆解衣服,把原本已经配套好的衣服打乱,重新搭配。我俨然成为闺蜜们出门约会的服装顾问,“你的穿衣品味我是很相信的,亲爱我,快帮我参谋参谋该怎么穿。”

思绪飞回眼前,床上的衣服已经明显的被分成了两拨,看来她已经差不多选好了。

“亲爱的,这几件你看怎么样?”新一轮的试穿大会再次在我眼前上演。平心而论,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是三五闺蜜中个子最高的一个,大眼长脸,肤白修长,长得很是符合中国的传统规范,唯一不足之处在于宽大的胯部(不过这也是传统规范中最讨婆婆欢心的地方了),这让她穿起长裙或者裤子看起来非常的不协调,倒真像一个花瓶。

最终她总算是敲定了四件并在选其中哪两件犹豫不定,那件香奈儿和我两件最贵的衬衣赫然在列,还有一套我新买不久的黑白格子围领上衣配绿色长裙。你不得不承认我此时的心理“她肯定觊觎我的衣橱很久了”!

大学的时候,我的穿衣风格和品味一直被所有室友肯定为“617穿衣最有女人味,最有品味,最时尚的女人”。每每谈及衣服时,大家最热衷的莫过于请求我打开衣橱,随她们任意试穿,此时每张洋溢着偷穿妈妈衣服般表情的脸让我如何也硬不下心肠。

犹记得有一次下午上课回来,发现衣橱大开,里面被翻的很是凌乱,凳子上还放着一件并非明日目标的衣服(我习惯把衣橱整理的整整齐齐,看起来让人骄傲又赏心悦目)。我第一个想法是:“难道被盗了!”可是刚刚进寝室的时候还有两个室友在,应该不会!此时,我已经意识到了,“我的衣橱已经被某个觊觎已久的室友翻看了。”仔细查看了一下,没有少什么衣服,一开始蹭出来的怒火也渐渐消下去。

等到两个没课的室友打开水回来细问才知道,原来是睡在我对面的阿琴男朋友来了,发现自己没有好衣服穿所以就翻了我的柜子想先借件衣服。这下子,我的火算是彻底没了。寝室里都知道阿琴虽然是从城镇来的,但家里有个爱赌博又无所事事的爸爸,所以并不是很有钱,而她本人坚强热心肠的表面下却有一颗爱慕虚荣的心。平时总要求我打开衣橱给大家试穿最多最积极的就是她了。

对于寝室里最觊觎自己衣橱的人,我还是比较了解她的:阿琴,处女作,又很严重的洁癖,平时大大咧咧,虽然常常表现出一副很爱慕虚荣的样子,但是骨子里也很傲气。有时候,只要我不再穿的衣服看她特别喜欢我就会送给她,但她往往会很硬气的拒绝接收,不像其她的室友很高兴接到手里像捡到了份额不多的钱一样。也许就是她的这点穷人骨子里透出的点点傲气,反而让我生不起气来。

我是属于占有欲很强烈的那一种,属于自己的东西,除非真的不喜欢了,要不谁都否想拿走,但是这其中我妈妈除外。

每次假期,我都会以一种全新的面貌回家,这也是大部分中国人的一种惯常思维,总想让邻里乡亲看到自己更好更风光的一面。此时,觊觎我的衣橱的第三类人出现了——我的妈妈。跟室友和好友闺蜜不同的是,妈妈从不觊觎我的衣服(她认为她的年纪穿我衣服是很不合适的),但她很热衷于我带回的那些新式帽子和鞋子,以至于每次要回家之前,我都会准备两顶帽子和多双鞋子(能穿戴回去多少,我是从来不计的,跟妈妈是计较不起来的)。

如果属于你的东西被人觊觎了,大概再宽厚的心也开阔不到哪儿去吧。从中学、高中到大学,多少人曾觊觎过我的衣橱我也记不太清楚了。

也许是被觊觎习惯了,也许是已经练就到了忍者神龟的程度了。就像现在,闺蜜最终决定在选定的四件衣服中挑走了三件,即比原定的多了一件,哦,应该说是多了一套,我还是很淡定地在她托着行李箱出门的时候说了一句:“亲爱的,注意安全,祝你约会成功,玩的开心点!”

寄语:也许读完我的文章,很多人会认为我应该是个富二代娇娇女,但我想说,容俺解释,俺只是个乡下出来混的小妞,喜欢靠自己的努力赚很多的钱给自己随便花,如今我已经大学毕业两年了,月薪半个w,每年都会定期旅游、做美容、做spa,我觉得女人就应该靠自己活得精致!